股权众筹,有时候契约精神比什么都重要

来源:众筹之家 作者:子野 2016-11-29 17:02
在股权众筹融资下的项目,依旧要遵守古老的契约精神,甚至比普通企业要更为注重。

  众筹之家注 按照西方文明社会的主流思想,“西方商业文明的发展是以契约精神为基础。”在传统商业文明下,信用与契约把商业关系双方紧紧联系在一起,甚至信用需要契约来约束。而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新的融资模式,它推动企业融资由间接融资转向直接融资,但它从来没有改变商业模式。在股权众筹融资的项目,依旧要遵守古老的契约精神,甚至比普通企业要更为注重。

 

  所谓契约精神,其本质是商业道德中的重合同,指交易双方必须遵守契约,履行合同,才能真正确保交易安全,市场经济才能发展起来。


股权众筹,有时候契约精神比什么都重要

 

  下面将用三个例子,来说明股权众筹项目中的契约精神。

 

  在中国来说,做传统生意,最讲究的是人情文化。

 

  我们先来说个在店铺众筹里面,经常会出现的案例。

 

  (为了避免对号入座,部分信息有修改)

 

  A先生是个传统生意人,打小就生活在西部的一个城市,因好生努力,开了一家火锅店,生意还算红火。后无意中接触到了店铺众筹这种全新模式,与平台工作人员了解了几番,遂决定众筹一家分店。

 

  一开始,A先生与平台工作人员商量好,打算众筹300万,主要用于店铺装修和前期运营投入,平台应允。因为A先生第一家店的生意还算红火,营收情况处于中上水平,所以还没到众筹截止日,300万就募齐了。

 

  A先生开心,立马开始办理各项工商证件。但是,他也很快有了烦恼。因为在店铺众筹中,每次A先生要使用一笔钱,都需要跟平台工作人员申请,提交资金使用名目,审核通过了才能下拨。虽然大多数能通过,但还是让他觉得很麻烦,特别是经常会在群里遇到众筹投资人的质疑,让他身心疲惫。

 

  比如这个料子怎么贵那么多,我这里比你的便宜一大半,怎么不多找几家对比下,你太坑了,这钱花得冤枉啊,等等。

 

  不过,最让他头疼的是,灰色支出。A先生是个传统生意人,又在经济比较落后的西部城市,在这里做传统生意,不打点下相关人员,相关人员就会让你处处碰壁。说到底是人情文化,A先生还是懂得了。为此,他向平台支了一笔钱,从中抽了一部分来打点相关人员。

 

  由于这一笔资金的支出,没有跟投资人解释,所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调配,证件也很快下发了。A先生很满意,心想,做生意,这些坐在电脑前的投资人哪有我懂。

 

  但是,纸包不住火,几次抽调资金后,还是被投资人发现了,质疑资金流向。A先生一惊,这打点都是私下的事,哪能搬到台面上啊,只好希望能糊弄过去。哪想有几个投资人死死抓住不放,非要讨个说法。A先生真是想说句“我的天老爷咯”,这些人连生意都没做过,又怎么知道能理解打点。要是说出去了,那自己就遭殃了,管得了一两个人的嘴,可管不了几十号人啊。

 

  最终,A先生众筹失败,资金问题在悬而未决的状态下又全部退回给投资人。

 

  从这个例子来看,A先生是最早破坏契约合同的人,没有按规定办事。但按我们常用说的情理来看,做事要讲究“圆”,要会变通,似乎A先生又没有做错。这种“暗箱操作”是很矛盾的事,又时不时会出现的店铺众筹的实际操作中。

 

  那么,做生意的灰色支出又有哪些呢?列举了一些:

 

  1、向上头打点。做过生意的人都知道,杂七杂八证件总是要办的,但连续跑几个部门,等上十几二十天都不一定能办下来,为了缩短时间,“走后门”也就出现了。这也不是现在才有的现象,应该说一直都或多或少地有存在。于是,一些必要的礼品,以及酒桌上的灰色支出,就变成生意人提高对方办事效率的另类方法了。这是其一。还有其二,向上头打点还可能是因为对抗一些关系户,李嘉诚曾经说过,房地产成功最重要因素有三个,“一是地段,二是地段,三还是地段。”开店也是如此,往往好的地段都被关系户拿走了,而为了对抗关系户,那只能“走后门”,打点打点。

 

  2、当地保护费。对普通大众来说,保护费似乎只会出现在《古惑仔》电影中,但实际上,传统开店会遇到黑社会收取保护费的几率还是有的,特别对于一些中西部欠发达地区,商家为了保平安,向当地黑社会交一部分保护费。那么,这部分灰色支出也是一笔不能说费用。

 

  其实,这些做生意过程中的灰色支出,某种程度上说是不可避免的,不提倡这种灰色甚至违法的支出,但很多时候又无可奈何,大多数人只能在强大的“官权”和“黑恶势力”中选择妥协,花钱消灾。然而,对于格外强调契约精神的互联网众筹来说,因为脱离契约合同外的行为,导致投资资金受到损失,本身就违背了契约合同。从目前来看,暂时还没有办法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,众筹资金使用不明依然存在。

 

  说到契约精神,我们可以总结下契约合同和互联网众筹的关系,如下:

 

  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中,参与主体有合格投资人、众筹平台和项目方,部分股权类项目有领投机构,各方是基于合伙型契约合同进行投资。对于股权类项目来说,众筹投资人相当于私募股权投资过程中的份额持有人,众筹平台相当于私募股权投资的托管机构,开设单独核算的银行账户且不同项目进行单独管理。领投机构相当于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管理人,对项目进行充分尽调,通过运作众筹项目,帮助众筹投资人获得收益。对于收益权类项目来说,合格投资人、众筹平台和项目方就完全基于合伙型契约合同,按照契约合同来办事。

 

  可见,契约合同对互联网众筹的重要性。按照投资人的说法,“股权众筹,说白了就是大家合伙做生意。”

 

  但是合伙做生意失败的例子,比比皆是,绝大部分出现问题的原因都在于“合伙”两字。除了项目方和投资人的契约精神破裂,还有一些发生于项目方内部“合伙”变“散伙”的事。

 

  同样举一个例子吧。(为了避免对号入座,部分信息有修改)

 

  B先生是位老投资人,从P2P到股权众筹,投过很多平台,至今未雷过。但最近投的一个众筹项目,却让他心痛不已。原来,B先生在几个月前看中了一个实体店铺项目,有老店,现在新开了一家分店进行众筹,为此B先生投了五万块,很快满筹。

 

  起初这个店铺运作挺好的,从选址到装修,再到开张,项目很快完成了。试运营的第一个月,各项营收数据也在慢慢上升,B先生也就没怎么理会,觉得这个项目应该没什么问题,等着分红就行了。

 

  但是,到了运营的第二个月,B先生看到群里讨论项目倒闭了,表示震惊,这怎么就突然倒闭了呢,上个月还好好的。再仔细看看公告,B先生发现项目发起人哭诉信,信中说,他的合伙人带着众筹资金跑了,项目没钱运营不下去,只能倒闭了。

 

  最终,B先生经历股权众筹投资生涯的第一次失败,而原因就是项目方内部“合伙”变“散伙”,自身契约精神破裂。

 

  第三个案例,则是更加赤裸裸地体现契约精神的“被廉价”——回购条款的泛滥。

 

  (为了避免对号入座,部分信息有修改)

 

  C先生也是位老投资人,投了很多众筹项目,但他却有隐忧。起初,他觉得项目有回购会保险很多,如果项目出问题了,项目方会回购,保证本金不受损失。所以,他投的项目基本会有回购条款,心想,这也算是兜底吧。

 

  但到了他第一个项目“爆雷”的时候,他就不相信回购了,因为他发现项目运营不下去了,项目方又哪来资金回购呢,况且平台说有资产抵押,但作为投资人又没办法去证明它的真实性,信息不对称的情况,让C先生很恼怒,又很恐慌。恼怒是因为项目方不遵守契约合同要求,恐慌是回购条款的泛滥。

 

  为此,他还特地找了几家相类似的平台,惊讶地发现这些平台上的项目大多都有回购条款。心想,回购条款如此泛滥,其实不完成是为了保护投资人的利益,而是在项目有稳定收益的时候,帮助项目方收回店铺股权,美名为回购。但如果运营不当,项目濒临倒闭,此时回购条款就如同无意义的废话了。

 

  事实上,契约精神对股权众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因为股权众筹本身是基于契约合同,没有良好的契约精神,股权众筹就沦为过家家的游戏,道德风险徒增。同样,众筹投资人、众筹平台和项目方也需要树立契约精神,遵守契约,才能让股权众筹这种模式得以高速运转。所幸的是,契约精神在我国正在以高速发展的方式建立起来,让我们不仅仅从甲方乙方的法律角度来理解,更能从双方订约的责任来做。

 

Alternate Text
评论0 条评论)